“老板”陈冠希和他的潮牌生意

  1996年夏天,16岁的陈冠希计划离开香港,回加拿大念书。

  在父亲身边7年仍未找到安全感的他,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迁徙。一同前去的,还有他在香港这几年收获的为数不多的几位知己。

  或许是出于对太过忙于生意而忽略了他的父亲的怨念、负气,以及内心深处某种隐隐的崇拜,临行前,陈冠希对朋友们说:“我们将来要是一起开公司做事情该多好。”

  那个时候,陈冠希同所有遭遇家庭不睦的少年一样,选择了叛逆。有所不同的是,他比平常人还多了一个与生俱来的执念:赚钱。

  “Hip-Hop变成了我的爸爸,变成了我的妈妈,它告诉我不要相信任何人,不要依靠任何人。人生艰难,你必须冷酷。做什么都好,一定要赚钱。失去了家庭没关系,你有兄弟。”在加拿大的几年,街头文化是他认为自己能找到的最好归宿,陈冠希后来选择开潮牌店,也就根源于此。

  “艳照门”事件后,在娱乐圈走过一遭的他发现,能够带给他安全感的东西依然是这两样:那帮Hip-Hop兄弟,还有能够令他赚到钱的潮牌店。

  凝结集团(CLOTFAMILY)这家当初一时兴起开的潮牌贸易公司,成为他在父亲破产、自己深陷舆论漩涡后的唯一倚仗。赶对了风口的他,即便在做生意上并非老道,但也终究凭借尽职尽责、勉力而为的靠谱精神,使得公司默默发展至今,算来竟然已经是个运行14年的老牌公司了。

  过去十年,陈冠希的身影时常出现在内地,CLOT旗下潮牌店铺JUICE及JUICE STAND在上海、北京、成都、长沙等均有布点。2017年初,CLOT更是拿了虎扑体育一笔数千万元融资,显示了陈冠希对国内潮牌市场的野心。

  鉴于国内普遍的“三年一小倒,五年一大倒”的创业公司生存惨状,相比许多虽有人气加持,却终究难逃倒闭命运的明星公司,CLOT确有其过人之处。

  譬如,“拿货能力”就成为陈冠希潮牌店JUICE在粉丝心目中独一无二的一大原因。“举个例子,VLONE同NIKE合作的一批限量版球鞋,整个大陆地区才给250双,而陈冠希就是能拿到500双。”一位投资人对小饭桌表示。

  “为什么大牌子愿意和我们合作?很简单,只要我穿的衣服,就好卖。”陈冠希曾公开这样表示过。虽然不免狂妄,但至少说明,从他做明星的第一天起,就在琢磨如何让自己的人气快速变现。

  8月中旬,陈冠希再次悄悄来到北京,为一项CLOT与VLONE的合作站台。同时,他在国内的一家新公司——潮文化传播平台INNERSECT,也确认在6月完成千万级融资,投资方为千杉投资。

  2003年,陈冠希和儿时好友潘世亨前后脚来到东京,经朋友介绍,他们认识了有“原宿教父”之称的潮牌GE创始人藤原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