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;奉节巫溪到马尔康深圳龙岗13米高栏爬梯车

何新博客 作者:何新等

  村主任和承建商为何纵火烧死守地乡亲?平度纵火嫌疑犯被抓,但血征强拆真相远未揭开!

  何新评论平度事件:此次事件的根源就是十个字——官僚以利为本,以民为敌。

  平度村民抗征血案告破:村主任地产商指使纵火 7人被刑拘

  【财新网】(记者 罗洁琪)3月27日,是山东青岛平度市杜家疃村失地农民耿福林的“头七”。63岁的他死于一场人为纵火,在他与乡亲共同守卫“口粮地”的帐篷里。

  那块土地由政府非法征收,出让给开发商建设“开元御景”。该楼盘共占地4100亩,涉及多个村庄。2014年3月初,承建商在杜家疃村用铁皮围挡的约130亩的土地,准备施工。村民普遍不满,白天和黑夜都轮流值守,阻止施工。3月21日凌晨,守地帐篷突然四周起火,导致1死3伤,其中2人是重伤。

  死者耿福林的遗体被安放于一冰棺内,摆在失火帐篷的门口。22日凌晨3点左右,200多个防暴警察手持盾牌和木棍,突然从东、西两路包抄,将守尸的村民隔离,运走了冰棺。之后很快,遗体火化、下葬。

  25日深夜,平度市公安局公布,抓获7个纵火嫌疑人,其中杜家疃村的主任杜群山和“开元御景”的承建商崔连国是幕后指使者。据财新记者了解,另外3个嫌疑人是当地专门为征地强拆实施恐吓活动的“痞子”,另外1人则是直接指使者。

  26日上午9点,杜家疃村的村委门口鞭炮齐鸣,上百名群众聚集。但是,曾经积极维权,敢于对媒体说出征地真相的村中老文书李荣茂没有出现。他的朋友说,“李叔在家里哭了一夜,情感上崩溃了,无法接受官方公布的结果,不敢相信被抓的村主任在幕后指使,纵火烧死守地的乡亲。”

  杜家疃村纵火嫌疑犯被抓,但平度市的血征强拆真相远远未能揭开。在政府大手笔规划下,像杜家疃村一样,近百个村庄被卷入征地拆迁漩涡。

  一场场利益纠葛、民怨发酵的乱局中,征地拆迁的手续是否合法?是否有官商勾结行为?失地农民和被拆迁户屡屡被“痞子”殴打和威胁,为何警方不积极作为?维权农民不断寻求正义,为何各种渠道不通?一系列问题,仍止于追问。

  深夜纵火

  耿福林被烧死的那天,患有心脏病的李荣茂吃了三瓶救心丸。他说,愤怒和悲伤让他心脏发痛。

  他们都是平度市杜家疃村的村民。李荣茂曾担任文书,从2014年3月初开始,他们和其他村民一起,守卫村里被强征的“口粮地”。

  那块地共计130亩左右,位于平度市朝阳路北侧、苏州路西侧,厦门路南侧。从这些新规划的路名,可以看出平度官方的城市化雄心壮志。这里原本一片农田,曾种满了玉米、小麦、豆子和果树。村民们都记得,田埂上有一块黑色的石碑,上面刻写着“基本农田保护区”。谁也说不清,那块石碑是在哪一天突然消失了。